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身边好人 > 好人榜

【敬业奉献】李宏、王宏夫妇:一对癌症夫妻的天使路

撰写时间:2015-03-03 文章来源:首都文明网

百家乐必胜 www.wzt0.com.cn   李宏,男,1964年3月出生,中共党员,北京怀柔医院医生。王宏,女,1963年4月出生,中共党员,北京怀柔医院护士。

  手术间里,大家注视着荧幕,只听见电刀发出“搭、搭”的声音,这是一台普通的胆囊结石手术,这又是一台不太普通的手术:48岁的主刀医生李宏是一名膀胱癌患者,当天下午,他就要接受第一次手术。下午的手术需要麻醉禁食,他从昨晚就不吃东西,一上午饿着肚子站了一个多小时操刀手术,手术完毕,脱下绿色的手术服,他直接躺上隔壁手术室的手术台。

  北京怀柔医院有“二宏”,是一对中年夫妻,同名不同姓。丈夫叫李宏,是大外科主任,妻子叫王宏,是医院手术室的护士长。

  有百感交集的同事说,这对夫妻缘分匪浅。

  两人都不是北京人,祖籍都是山东,两家父母都是胜利油田的职工,后来又都到了河南中原油田。他们上的是同一所幼儿园,但一个小班,一个中班,从小到大并不认识。高中毕业后李宏考上了山东医科大学,子承父业当了医生,王宏则考入了当地一家护理学校,毕业后分配到中原油田医院,和李宏的母亲成了同事。1987年,“二宏”喜结良缘,开始了志同道合的生活。

  2006年,夫妻俩作为北京市成熟人才双双被怀柔区卫生局从河南中原油田医院引进到怀柔区第一医院。

  2013年是“二宏”结婚25周年。银婚之年,李宏想给妻子一个惊喜,悄悄预定了巴厘岛度假,来一个浪漫的“银婚蜜月”。

  走的前几天,李宏突然开始尿血,一查,膀胱癌。

  浪漫的假期取消,痛苦的治疗开始。2013年的最后一天,李宏接受了第一次膀胱肿瘤切除手术,也就是文章开头那一幕。

  第二天就是元旦,李宏这辈子也不会忘记,上手术台时,外请的主刀专家对他说的那句话:“李大夫,愿你的明天,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这是一个新的开始,李宏开始了既是病人又是大夫的生活。

  第一次手术后住院期间,他住在外三病房,距离自己科室的病房要穿过一条L型走廊,那阵子他经常在这条走廊穿梭。一次他和科里通电话,听说一名肠癌患者在接受手术后持续高烧,几名大夫始终找不出原因。他内穿病号服,外面套了件白大褂来到患者的病床前,和同事们分析病情,找出了感染灶,经过穿刺引流,患者体温逐渐下降,感染得到了控制。为了不耽误患者,他恢复工作后将每周一次的化疗和膀胱镜检查放在了周六。2014年7月的一个周六,李宏在手术室做完膀胱镜检查,仍在麻醉复苏中,旁边手术室的护士,隔个3、5分钟就跑过来看一看李主任醒没醒。

  原来旁边进行的是一台急诊手术,病人腹腔打开后肠粘连严重,主刀医生不是特别有把握,想让李宏苏醒后来给把把关。李宏终于从麻醉中醒过来,走路还有点不稳,来不及摘尿袋就过来了,在旁边一站就是一个多小时。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王宏为丈夫的膀胱肿瘤心急如焚,四处找资料,多方问询的时候,2014年春节后体检时,妻子王宏不幸也查出癌变,最终确诊为甲状腺癌。

  李宏深感愧疚,不该让身患重病的妻子这样没日没夜地精心照顾自己。李宏忘记了自己的病痛,把更多关爱送给了病中的妻子。为了尽快切除肿瘤,防止扩散,几种手术方案,他反复地精心挑选比较,生怕有啥闪失。妻子手术就住在了自己的科室,他一边上班一边照顾。

  恩爱夫妻成了患难夫妻?!拔伊┎唤鍪枪ぷ髦械幕锇?,生活中的伴侣,现在还是惺惺相惜的病友了?!?

  李宏化疗期间,周五晚上,夫妻俩从医院回家后,王宏便主动给李宏做灌注,李宏也是非常体贴妻子,叮嘱她按时服药,夫妻俩有说有笑,跟平常人似的,高高兴兴地过着每一天。

  “以前我性子慢,她脾气急,也会吵架,现在不吵了,彼此宽容多了?!?

  李宏依然做着手术。一年里,李宏参与完成了近1000例手术,平均每天3台,有三分之一是急诊手术。

  膀胱癌本身就要是多饮水,采访中,他半个小时就要去一次卫生间,可手术中不允许,为了少去几趟厕所,他坚持白天不喝水,憋尿。李宏说:“只要我一上手术台,就把全部精力和心思用在手术上,没有时间考虑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也是个病人……”

  夫妻俩依然会在半夜被急诊电话叫起。一天夜里11点多,急诊送来一个刀扎伤患者,让李宏赶紧到医院手术。李宏立马开车往医院赶。王宏还有点庆幸,看来用不着我,可以睡个好觉,结果才过十几分钟,电话又来了,病人失血过多,需要大量输血,作为手术室护士长,王宏也得支援。家里的车被李宏开走了,幸亏一位援疆同事把车放在了她家,她开着同事的车也紧跟着往医院赶。20分钟后,在手术室,与丈夫深夜汇合了。

  另外一个不眠夜,一个小男孩,胸壁被一根一米多长的钢筋穿透,前后伤口不停地往出冒血。王宏被紧急召回手术室。刚开始,男孩还能勉强配合,几分钟后便开始烦躁,王宏紧紧抓住男孩的臂膀,可男孩的指甲深深地划过她的手背和胳膊,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血痕。为确保手术成功,刚做完手术的王宏死死地控制住这个男孩,头上的虚汗滴滴哒哒地掉在地板上。5个多小时的手术,病人失血量较多,需要立即输血,她就守在血液回收机旁,第一时间把回收的血液输给病人,为了让血液滴入更快,她就双手高举血袋一点点的人工挤压,一举就是一两个小时。刚从血库取回来的血很凉,她就把血袋放在贴身的衣兜里,用身体的温度给血袋复温。

  凌晨5点钟,手术间里无影灯依旧通亮着,麻醉机上手术患者心率平稳而有节律的响着,清晨的朝霞映红了天空的一角,手术成功了,钢筋从男孩的身体取出来了,孩子得救了。而王宏一个人蜷坐在手术间的一角,虚脱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默默的一言不发,只是那样静静的坐着,李宏走过去,扶起妻子。

  一对夫妇,一生救人无数,人到中年还要饱受癌症的折磨?!拔也皇且桓龊没颊?,但我希望自己能是一个患者眼里的好医生?!?/p>

711| 798| 577| 879| 993| 49| 395| 751| 11| 591|